欲盖弥彰

Ben Schiller

通讯公司努力将信号塔伪装成大树,但一些拙劣的伪装简直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摄影师狄龙·马希拍下了一些掩饰手法最烂的信号塔。

5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我们大家一看就知道那是伪装成树的信号塔。驱车在高速公路上,我们会看到它们直耸云霄,远远高过周围的林木线。开近一看(其实不用太近,因为它们伪装得不太好),就能发现这棵大树只不过是稍加装饰的信号塔,通讯公司本想让它们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但是因为掩饰工作不到位,使得它们反而更为突出。


这儿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孤零零的“大树”


狄龙·马希(Dillon Marsh)是一位南非的摄影师,他拍摄了一组树状伪装信号塔的照片,凸显信号塔的格格不入。



马希说,在他老家附近建起一座树状伪装信号塔之后,他“开始对它们的怪模样感兴趣”。在看到更多的树状信号塔后,他开始对此入迷:



“2009年,当我看到另一座树状信号塔时,我决定在开普敦各处尽我所能寻找这类信号塔,并拍下照片。后来发现它们比我预期得要多得多,最终我决定精选12张照片。”



一家名为Larson Camouflage的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西南部装饰了最早的一批树状信号塔。











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