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花园不是梦,前提是你要有个屋顶!

Meg Miller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建筑师把屋顶玩出了新花样。

0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伫立屋顶的感觉无与伦比——居高临下,却并非与世隔绝,脚下的城市肮脏、拥挤、光怪陆离,却叫你禁不住热爱。尤其是在沙滩远离市区、公园人满为患、找个带庭院的房子比中六合彩还难的城市,屋顶往往是塑料草坪家具和迷你烧烤架的绝佳舞台。此时正值隆冬,它们更是我们追忆温暖往昔的怀旧象征。


在密集的城市环境之中屋顶开拓出了一片天因此也成为世界顶级建筑师的实验基地和游戏乐园,一如塔森出版社(Taschen)出版的摄影作品集《屋顶记:空中岛屿》(Rooftops: Islands in the Sky)所示。在密集熙攘的大都市,用地紧缺,寸土寸金。对这里的建筑师而言,屋顶好比高高漂浮于街景之上的空“地”。

如《屋顶记》一书所记载,视野开阔的空间更是难能可贵,于是,建筑师和开发商唯有在顶楼加盖新住宅。在哥本哈根,来自布鲁塞尔的JDS建筑师事务所为一座地处拥挤街区的建筑加盖了3层阁楼,取名“享乐屋顶阁楼(Hedonistic Rooftop Penthouses)”。接着,利用阁楼所创造的新屋顶,建筑师们构筑了草木繁茂的游乐场,开辟了露天平台和烧烤区域。阳光和煦的夏日午后,坐在空中庭院烧烤,此等享乐,夫复何求。

JDS建筑师事务所,享乐屋顶阁楼——哥本哈根。 [照片:Julien Lanoo]

当然了屋顶另作他用的可能性并不局限于奢华阁楼。城市始终需要更多绿地和花园,照亮灰暗的混凝土都市丛林,为气候暖和的城市及时献上树荫,吸收流失水源,并为城市居民缓解压力。以博埃里建筑事务所(Boeri Studio)建造的米兰垂直森林塔楼为例。该建筑最多可容纳460名居民——植物容量是其26倍(准确而言是780棵树5,000丛灌木11,000株多年生植物)。多亏了这些多年生的树叶,郁郁葱葱的塔楼随着季节的更替而变换色彩。

斯丹法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垂直森林——米兰。图片:Laura Cionci

其他创新屋顶在设计上关注点延伸到了奇观。在西班牙加的斯市一座现代化海滨住宅之上,建筑师阿尔伯托·坎波·巴埃萨(Alberto Campo Baeza)打造了一个“面向无边海洋的无限平面。”还有一个游泳池,从那里你可以凝视无尽的深渊。假如你所在城市的严冬封闭了屋顶,不妨刷刷这几张美图,或查看《屋顶记》,打发打发这寂寞如雪的日子吧。


关键字: 屋顶 前提 花园
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